红色记忆——小兴安岭抗日斗争“四个一百”之百个抗联故事(二)

为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深化党史学习教育,弘扬伟大的抗联精神,赓续红色血脉,传承红色基因,市委宣传部开设“红色记忆”专栏,陆续推送小兴安岭抗日斗争“四个一百”,即,100位抗联英烈、100次战斗、100个故事、100处遗址遗迹,缅怀先辈先烈,汲取信仰力量,接续使命担当,为推动伊春高质量转型发展凝聚强大力量。

1939年,桃山镇龙王庙屯的高金升、吴新成、吴崇海、王春福4人在桃山后山烧炭。碰巧遇到朴吉松的抗联队伍筹措给养,4人把队伍留在炭窝棚,给队伍烙饼让战士饱餐了一顿。后又多次为队伍送给养,先后为抗联送去小米3石、单胶鞋40双、棉胶鞋两麻袋、棉衣15套、猪1头、大马哈咸鱼两草包、白糖两草包、红糖两包(100斤)。后来,高金升和吴新成等人被特务常春阳逮捕,高金升把事全揽到自己身上,其他人被释放。高金升被送到绥化宪兵队哈尔滨法院,后又被押送到北安、新京法院。高金升在北安和新京法院翻案,因无任何证据,案子又返回哈尔滨。1941年获释,酷刑中被打瞎一只眼睛,身体致残。

抗联战士张凤歧在桃山镇北半垃子山执行任务时,被巡山的警察队发现打成重伤昏迷。第二天清晨醒来时,他浑身无力,不能动弹。正巧鄂伦春女猎手关丽华打猎路过这里,她从腰间抽出猎刀,挑开张凤岐的裤筒,取出伤口深处的子弹,用嘴吸出伤口里的污血,并包扎好将他扶到马上,送到桃山顶峰的一个山洞(就是现在的桃山古洞)。给他铺了些干草拢了火堆,让他休息。送饭送药,还用一种叫老鸹眼的木头扒皮熬水,为张凤歧清理伤口。在关老太的护理下,张风歧很快伤愈,回到部队。革命胜利后,张凤岐还到桃山看望过这位年迈的关老太。

魏长魁,1906年生于山东省德平县。1926年,加入中国。1935年,来到东北人民革命军三军珠河根据地。1938年6月,率领九军二师五、六团和三国政治保安师组成的首批北满抗联西征部队远征,途经桃山时壮烈牺牲。年仅33岁。北满临时省委决定,北满抗联三、六、九、十一军主力穿越小兴安岭,向岭西的庆城、铁力、绥棱转移。魏长魁任九军参谋长,组织和领导队伍西征。队伍来到桃山镇石长村西部铁路北侧的山沟时,突然遭到伪森林警察队的袭击,魏长魁掩护部队撤退时被流弹击中,双腿重伤,他独自断后,将携带文件烧毁,英勇就义。

伪满时期的岩手站(现桃山镇车站)。是绥佳铁路线由松嫩平原进入小兴安岭林区的咽喉要道。1942年5月26日,东北抗日联军三路军九支队二十五队大队长孙国栋率领队伍从石长村南山下来,包围了看守车站的西庙警察所。敌人没设岗哨,十几个伪警察睡得正酣,抗联战士冲进屋里,敌人惊慌失措,全都缴械投降。接着攻打车站里,打死打伤鬼子2人,十几个仓惶应战的伪警察也全部投降。这一战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

凌云山警防所在桃山明命寺北。凌云山小五台顶峰是日本鬼子设在抗联经常活动区域的警察驻地。所长刘纯金曾参加过抗日义勇军,义勇军失败后被日本人收编为山林警察,但内心还是想着抗日救国。在抗联的动员下,以刘纯金为首的警察成立了凌云山抗日救国会。表面为日本人做事,实际为抗联提供帮助,给抗联送粮食、衣物。1939年5月,将1000多发子弹、40多双胶鞋和一些高梁米送到抗联队伍手中。在鬼子要进山讨伐时,在瞭望塔上设立标志。1943年,抗日救国会暴露,刘纯金等五人壮烈牺牲。

明命寺当年在桃山、铁力一带是一座很有名气寺庙,里面道士及庙工四十多人。在李兆麟、朴吉松等人的感召下,明命寺的道士为抗联提供帮助,把烙好的面饼和煮好的肉放进抗联战士马背的口袋里,给他们准备衣服鞋帽。明命寺监院的二儿子岳玉用麻袋背着50双胶鞋,连夜送到抗联密营。鬼子发现明命寺与抗联关系密切,在明命寺后山一里多的山头安置了一个警防所进行监视。还把大部分道士撵到街上去,凌云山大庙只留四五个人看守,那也没有挡住明命寺与抗联的联系。

抗战初期,通讯是个大问题。北满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指示时任珠河县委书记的张兰生,立即筹建一所电讯学校。1936年夏,23岁的于保和、17岁的女战士于岩秀负责筹办电讯学校。经过勘察,决定将学校建在张木营子东岔河西侧(郎乡境内)一片密林深处。经过短短几天的筹建,电讯学校就开学了。共有学员9人,其中5名来自三军司令部少年连、其余4人来自六军和独立师。1936年12月,电讯学校的教官、学员连同设备一起转入伊春抗联军政学校。

在朗乡镇西北面的高山上,有个叫张木营子的地方。张德老人在这片林中盖了个木刻楞趟子房,以打猎为生。北满省委转到这里后,张德老人就帮助抗联部队打探消息,买生活品。一天,张德老人为抗联买食盐、粮食和药品回来途中被敌特发现。将他的衣服扒光,用绳子吊在树上,用树条将他抽得全身都是血痕,准备让蚊子、山林里的毒虫咬死。抗联部队见张德老人没有按时回来,北满临时省委书记张兰生便派10个抗联战士下山接应。抗联战士们发现了吊在树上的张德老人,老人已经昏了过去,抗联战士们赶紧将他解救下来。经过精心救治,张德老人很快康复,继续为抗联服务。

1936年夏,日军大佐甘尼率骑兵、步兵300余人开进带岭村,驻扎在村西三共泽铁路路基北侧。抗联三军、六军、九军、十一军召开军事联席会议,决定集中千余人,一举歼灭甘尼驻军。7月18日里,赵尚志率三军埋伏在营房北,夏云杰率六军埋伏在营房南,九军、十一军分别在营房东西。8时四支抗联部队突然向日寇发起猛烈攻击。倾刻鬼子死伤大半。但日军依然反击强烈,冲锋的抗联战士伤亡也较大,战斗进入白热化。赵尚志忙召集夏云杰、冯治刚及各部指挥员商议,充分利用树木及其它障碍物扇状进攻,集中机枪和手榴弹打掉鬼子机枪扫射。日军甘尼大佐遇到战斗力如此强劲的抗联部队,既吃惊又着急援军未到。带岭村的伪警察和自卫队伪军被埋伏的抗联部队打得不敢支援。战斗进行了7个半小时,消灭甘尼和其他鬼子共307人。这场战斗,不仅是小兴安岭林区击毙敌人数量最多、缴获军需物资品种和数量最多的一次,也是东北抗联史上极为成功的围歼之战。

李桂兰任抗联六军被服厂主任、吴玉光任抗日联军六军四师政治部主任。经组织批准,吴玉光和李桂兰结为夫妻。1938年,李桂兰在一次战斗中受伤被捕入狱。同年,吴玉光在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李桂兰出狱后和组织失去联系,1986年恢复党籍,2008年去世。临终前李桂兰嘱咐女儿一定与吴玉光合葬。在吴、李二人结婚的地方立了一块墓碑,碑上刻有“抗日伴侣、永恒守望”八个大字。

金玉坤14岁参加抗联,时任抗联第六军被服厂厂长,与同在抗联六军的隋德胜相爱结婚,生下女儿隋凤兰。一次为躲避日军搜捕,金玉坤将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嘴捂上,直到鬼子走远,发现孩子的脸都憋青了。为了方便行军打仗,金玉坤把孩子寄放在老乡冯友家里,由于坏人告密,冯友等4人被鬼子杀害。1941年,隋德胜光荣牺牲,1944年金玉坤与赵喜林再婚,生下女儿赵艳芳。次年赵喜林也牺牲了。1945年又与聂景泉结婚,生下儿子聂文波。在战乱中,金玉坤和三个同母异父的孩子相依为命,渡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解放后才重获新生。

1936年4月,在小兴安岭伊春河畔,成立了抗联政治军事学校,王明贵就是其中学员之一。在校期间,王明贵加入中国,无论是实战射击、拼刺,还是战术理论课程,他都认真学习。军校这座大熔炉将王明贵培养得德才兼备。1936年12月,军校毕业王明贵任抗联六军三师八团团长,1938年8月,王明贵任六军三师师长。1945年8月,王明贵被任命为嫩江省军区司令员。1949年1月,率部入关参加平津战役,建国后,任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国防部授予少将军衔。

陈雷,16岁在校参加抗日活动,19岁加入中国。1938年,任抗联六军军部组织科科长。1939年,任抗联总部宣传科科长。严冬的一个傍晚,他来到伊春汤旺河东岸,写下了一首感人肺腑的诗歌:“走马扬尘漫天寻,点点星火照伊春。冻柳空枝鸟迹敛,热血满腔人自匀。莫叹绝尘在十月,还将战果看三军。远道跋涉筋骨壮,吞把冰雪振精神”。这首诗表达了抗联战士崇高的理想、坚定的信念、必胜的信心和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概。

1936年1月28日,东北民众反日联合军政扩大联席会议上,赵尚志当选为总司令。3月19日,赵尚志写信指示李兆麟要不惜一切代价拔掉埋伏在小兴安岭的伪森林警察大队,尽快建立汤旺河谷根据地。李兆麟率部立即行动,扫清了在小兴安岭伪警察大队这个障碍,汤旺河流域500里广大区域被抗联三、六军所控制。1938年1月,赵尚志去苏联。1939年6月,回国。赵尚志率100余名抗联,在乌拉嘎、五营、汤旺河等地与敌人展开斗争。1939年底,创建金山屯老白山密营,以老白山为中心与敌人展开斗争。赵尚志是小兴安岭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一。

1939年,抗联三军政委冯仲云、政治部主任张兰生率二师的一部分队伍活动在小兴安岭汤犁川等地。一次被敌人追击,不知不觉跑到一条河的岸边,10月,河面结了一层薄冰。冯仲云说,“我先过去试试”。张兰生说,“我先过,我若掉到河里就招呼一声,你们另找出路,如果能到对岸,我就敲树,就照我走的路线走”。话音未落便跳下冰冷的河水向对岸小心翼翼地走去……随后,战士们在冯仲云的带领下也都顺利地渡过河去。

1938年5月,绥佳线带岭大箐山区段开始动工,日军驻有40人的讨伐队和监视劳工修铁路。为阻滞日军修铁路的进度,抗联三军七十五团决定派一小部队对敌进行袭扰。一天,抗联部队埋伏在鬼子兵营附近。埋伏在施工现场的一组战士在路基旁向鬼子兵营射击,引敌人出洞。不一会儿,从兵营出来一群鬼子向着枪响的地方开火。埋伏在兵营附近的另一组战士迅速向敌人开火,前后夹击,一阵猛打,敌人死伤惨重。随后小部队结束战斗,钻进了密林中。

1938年3月,日伪在修带岭区段铁路时,在198公里处西南岔河的上面修建了一座炮楼。炮楼非常坚固,扼守在带岭通往大箐川的要道。一天夜里,抗联一支队伍悄悄摸了上来,先在大桥南头的桥梁上捆了四颗手榴弹,但威力不够,桥没炸毁。等了一小会儿、鬼子以为抗联走了,去桥头爆炸的地方察看,手电筒的光亮暴露了位置,在暗中的抗联战士一阵枪响,打死3个鬼子,还有1个慌不择路,掉到河里淹死。

马克正,1929年来东北,1936年参加抗日联军,加入中国,历任抗联第六军二十九团组织科长、连指导员。1945年,任哈东保安队司令。很长一段时间,他在带岭林区率部队开展抗日游击斗争。1938年秋,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马克正率抗联小分队袭击了住在西山头西南岔河的日军帐蓬,打死打伤多人。1943年6月,袭击了带岭配给所,击毙一名伪雇员,缴获了一批和一些财物。后形势紧迫,他转入地下工作。以采伐工人为掩护,期间,给工人们讲抗日救国道理,动员工人抗日救国。

1938年,韩万岭老人为躲避日寇侵扰来到带岭韩头沟,以打猎为生。一天,于天放支队长带领队伍来到韩万岭的窝棚。韩万岭老人给战士们熬了一锅菜粥,在里面放了一些玉米面,又煮了一些野兽的肉。老韩头的窝棚赵尚志、李兆麟、于天放、陈雷等都来过。抗联战士有时几个人,有时十几人,也有时几十人都先后在这里住过,逐渐这里成了抗联战士们一个落脚的地方。韩万岭老人倾其所有将自己吃的用的全部支援了抗联。

抗联密营有个叫张伍子的战士,20多岁,大眼圆脸,身体强壮,尤其擅长侦察和穿山,是抗日打游击的一把好手。1939年夏的一天,带岭村伪警察署30多人到老门沟一带搜山,抗联派张伍子带一个班去袭击。张伍子决定把伪警察引进小瓮沟里再打,先让战士们抢占小瓮沟山头埋伏好,他故意在敌特面前现身。边跑边打死了几个伪警察。敌特一路追击,张伍子将敌人引进了抗联战士们的包围圈。这一战消灭敌特14人、俘虏1人,缴获15支,大获全胜。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