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足球世界(十六)——匪夷所思的一届欧洲杯

其实严格地说European Football Championship更应该被翻译为欧锦赛,早期央视转播的时候也是这么称呼它,只是这些年叫欧洲杯的人多了,说欧锦赛反而有些人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还是习惯叫它欧锦赛。

我相信像我一样因为1996年欧锦赛而成为一名英格兰队球迷的人不在少数,维纳布尔斯先生治下的那支球队踢出了英格兰人少有的技术足球,而他们最终略带悲剧色彩的出局法式也为他们吸粉不少;同样的,2000年6月12日,当贝克汉姆两次标志性的传中助攻队友得分后,和我一样认为这场比赛“稳了”的人也绝不在少数。

这支葡萄牙队被称作葡萄牙足球的“黄金一代”,葡萄牙人曾经在1989年、1991年两夺世青赛冠军,他们本该在98年法国世界杯扬名立万,但鬼使神差的居然连最后的决赛圈都么能进入。

幸好还有欧锦赛,幸好他们还有菲戈,还有鲁伊科斯塔,还有戈麦斯。主帅科埃略的成功让葡萄牙队踢出了球迷们一直想要的唯美足球,小组赛连续战胜英格兰和德国两强,1/4决赛战胜土耳其队打进四强,半决赛令人惋惜地止步于加时赛。有不少球迷都认为,历届葡萄牙队里,打法最华丽的一支,是2000年欧锦赛上的。

同样处于巅峰期的何止是葡萄牙队和英格兰,荷兰队几乎保留了两年前世界杯上的班底,博格坎普、奥维马斯、克鲁伊维特、科库、德波尔、戴维斯、西多夫、范德萨……这些哪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再加上主场作战,荷兰队如果不能走上决赛场地简直不可思议。还有世界冠军法国队、预选赛之王西班牙,一如98世界杯上的群星璀璨,2000欧锦赛同样是一届豪门齐聚巨星云集的足球盛会。但是这届欧锦赛留给人们深刻印象的却不仅仅是某个人,或者某一个进球某一场比赛。

菲戈这脚完全不讲理的远射似乎已经在预示这将是一届“匪夷所思”的欧锦赛,在他这脚世界波之后,葡萄牙人再进两球,用一场不可思议的3:2逆天改命。

你能想到南斯拉夫的小弟斯洛文尼亚3球领先老大哥吗?然后这个老大哥在少打一人的情况下6分钟内扳平比分告诉小弟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你能想到在89分钟还一球落后的西班牙最终以4:3战胜对手获得小组头名吗?要知道没有阿方索这最后的进球,回家的就是西班牙人了。

你能想到荷兰队在一场比赛中6次走上点球点却只踢进去一个吗?用黄健翔老师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人可以2次踏进同一条河,一个人可以2次被同一块石头绊倒!

你能想到意大利人领先到了89分钟,却在最后一分钟让法国人改写了欧锦赛的历史吗?如果皮耶罗能抓住机会,哪有特雷泽盖什么事。

世纪之交的欧锦赛是一届神奇的欧锦赛,太多太多的逆转,太多太多的不可思议,如果说2004年希腊人书写的是一出神线年,欧锦赛上上演的则是整个欧洲的诸神之战。

在很多人心中2000年的欧锦赛是最经典的一届欧锦赛,不仅仅是因为比赛本身的精彩以及那些匪夷所思的剧情,更重要的是2000年欧锦赛上包含了太多我们熟悉的名字。

从博格坎普到克鲁伊维特,从亚当斯到贝克汉姆,从马尔蒂尼到狼王托蒂,从马特乌斯到齐达内,从60后到80后,当我们回头望去,这一长串的名字几乎陪伴了我们的整个青春,他们以传奇之名被写进了历史。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他可以是柔情似水的伯纳乌指环王,可以是那个风驰电掣的安菲尔德金童,可以是斑马军团的铁骨硬汉,也可以是海布里的枪王之王。我们有幸在最好的年代遇上了最好的他们,给最好的自己留下了一段最好的回忆。

十八年过去,我已经不再像年少时候一样在球场上撒欢,车子房子银子娘子孩子占据了曾经的踢球时光,即便是黄健翔老师的声音依旧那么熟悉,我却在比赛开始前的那一刻沉沉睡去,他们说32岁的亨利就坐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都是自己22岁的影子。而我坐在电视机前,那是贝影远去猎鹰高飞。

时间很奇妙,熟悉的人可以变得陌生,而陌生的人可以变作熟悉,曾经看重的东西渐渐淡忘,而本不在乎的却慢慢走心,一路走走停停,相遇很多,遗忘很多,来自来,去自去,兜兜转转,最后能留下了的就成了永恒,就像那个世纪之交的青葱岁月,它不会随年华逝去而被遗忘,而只会在年华的飘零中常常被记起。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